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77878世外桃园一藏宝图

凤凰卫视卢宇光:我与两代车臣领导人

  发布于 2019-09-09   阅读()  

  记得那个冬天凌晨一点,在卡德洛夫老家离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约二十公里的古德缅洛夫采访时,突然停了电。老卡德洛夫对院子用车臣话怒吼了一声,在院子角落闪出一个小伙子,笑着说,十分钟就会OK!2004年5月9日

  左一为现俄总统新闻局副局长斯洛瓦.普希科夫;左二现俄安全总局新闻局长安德烈.克留切科夫少将:左四为拉姆赞.卡德洛夫;右一为现俄内务部新闻局长安德烈少将。拍摄者为现俄国民近卫军新闻局长瓦西里耶夫少将。(2004年)

  《车臣领导人卡徳络夫的血性》我与拉姆赞.卡德洛夫是2001年认识的,那一年他才34岁,是他爸阿哈迈德卡德罗夫的司机。

  记得那个冬天凌晨一点,在卡德洛夫老家离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约二十公里的古德缅洛夫采访时,突然停了电。老卡德洛夫对院子用车臣话怒吼了一声,在院子角落闪出一个小伙子,笑着说,十分钟就会OK!

  2004年5月9日,我应邀前往车臣在列宁体育场阅兵,车臣总统阿哈迈德.卡德罗夫被预先埋在主席台下的炸弹炸死,那天现场十分混乱,我见到时任车臣内务部长阿尔哈诺夫(2004年11月担任车臣总统后担任俄司法部部长)满脸都是血从我面前走过,阿尔哈诺夫边走边骂。

  之后便是2005年1月,我陪凤凰卫视资讯台原采访总监(现资讯台总编辑)吕宁思采访车臣两位领导人:时任总统阿尔哈诺夫和车臣政府总理拉姆赞.卡德洛夫。

  小卡德洛夫的官方办公室就在总统办公室对面,据说不常来,但是今天因为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是专门来上班的。

  小卡德洛夫上楼后,并没有与总统阿尔哈诺夫打招呼,而是用脚咣地一声踢开一门,阿尔哈诺夫的保镖清一色克里姆林宫特勤人员;小卡德洛夫的保镖全是牛高马大的车臣人,两支保镖一见面话不投机,拨枪相对,在场的香港摄影师脸都吓白了。

  4月25日上午11时,车臣总统阿尔汉诺夫正在首府格罗兹尼与前来检查工作的俄罗斯联邦审计署署长斯捷帕申举行会谈,卡德罗夫的私人卫兵突然闯进政府大楼,与总统警卫发生激烈冲突,双方当即交火,卡德罗夫的私人卫兵甚至企图冲击总统和署长会谈所在的大楼。

  据车臣总统警卫透露,最近一段时间,卡德罗夫的私人卫兵甚是张狂,经常带着武器在车臣境内横行霸道。两周前,阿尔汉诺夫总统禁止任何人携带武器进入政府大楼,至于卡德罗夫总理本人,阿尔汉诺夫只允许他带同两名携带武器的贴身保镖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其他卫兵应在政府大楼外等候,这让卡德罗夫极为不满。一周前,发生一起让卡德罗夫极其气愤的事情。在格罗兹尼火车站值勤的车臣内务局武装特警与卡德罗夫的卫兵发生交火,内务局武装特警解除了总理卫兵的武装,并将他们关禁起来。

  这一事件让卡德罗夫甚感侮辱,他在对私人卫队训话时命令他们可以强硬对付任何胆敢碍事的人。

  据称,卡德罗夫还在电话里警告阿尔汉诺夫说,任何人都不得为难他的弟兄们,这些卫兵都是战士,从不缺少战斗经验,也不害怕战争,如果总统继续挑衅,他们一定会报复。

  当天上午11时,10名卡德罗夫的私人卫兵试图进入政府大院到餐厅就餐,负责政府大楼安全检查的总统警卫不允许他们携带武器入内,卡德罗夫的一名卫兵当即开枪,一名总统警卫头部受伤。

  据悉,卡德罗夫马上用手机给阿尔汉诺夫打电话,宣称给阿尔汉诺夫半个小时的时间马上从政府大楼里滚出去,因为他的卫队正准备向大楼发起冲锋。

  一名车臣总统警卫回忆说:“当时局势非常紧张,我们紧急集合保卫政府大楼。我们占据了防御地形,后来驻扎在格罗兹尼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内务部和所有强力部门都卷入其中。说实话,当人们开始集合起来要求制止卡德罗夫帮无法无天的行为时,我们开始害怕起来。国际机票学着这样买!头等舱航班随便你坐,当时,交火还没有停止,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打死或者打伤,幸好我们连队所有人都毫发无损。”

  据称,118开奖结果记录平均随访时间达1。阿尔汉诺夫当时要求一众警卫只是防御,严禁他们发起进攻。“人们刚刚开始休养生息,怎么能因为一些杂种开始第三次战争呢?不可以这样。”

  当天晚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卡德罗夫打电话向阿尔汉诺夫道歉,请求原谅,并表示不会允许同类事情再次发生,他还承诺开除所有闹事的人。

  车臣总统和政府总理的保安人员之间发生了枪战,其结果是总统阿尔汉诺夫下台。

  有关拉姆赞有许多传说,他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是武装的小队长,后给车臣军战地指挥官杜达耶夫当司机,第二次车臣战争他随他老爹归顺了莫斯科。

  在战争中,我参加了俄军无数次重大军事行动采访,几乎走遍了车臣山山水,亲眼目睹了战争废墟和民众生活贫困。

  2016年我再次重返车臣,却见到了令八难以置信的城乡建设,一座新型现代化新城拨地而起,民风民俗夜朴实,可不闭户锁门,敬老爱幼,文明礼貌,热情好客。

  难忘的是2008年8月8日,在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我们在俄58军侦察营前导的车队中向格鲁及亚哥里前进,突然装甲车队停止前进,让开中间通道,只见浩浩荡荡的路虎车队右边插着俄罗斯国旗,左边是在臣共和国地方旗帜,